【荐】白医生的控制欲(玉溪客)

www.dingketo.cn

导读:这陈玄阳,我要他生不如死,我要他死无葬身之地!魔念从灵魂深处窜出来,我浑身的力量在疯狂攀升,一刹那间,提升到了顶点。脸上的两块残缺面具,直接被逼了出来,跌落在地上...

【荐】白医生的控制欲(玉溪客)

    这陈玄阳,我要他生不如死,我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魔念从灵魂深处窜出来,我浑身的力量在疯狂攀升,一刹那间,提升到了顶点。

    脸上的两块残缺面具,直接被逼了出来,跌落在地上。

    我的体内,那仅剩下的一点九儿留下来的力量,彻底打开了我内心最深处一扇尘封无数年,仿佛从亘古就存在的大门!

    佛修四大皆空,道修戒律寡欲。

    而魔,修的就是随心所欲,修的就是有仇报仇,有恨雪恨!

    一刹那间,我冷静下来……

    我以为我会激动的发疯,然而,此时此刻,我冷静无比。

&

nbsp;   我伸开手,手上有黑色的雾气升腾。

    我的周身,都是如此。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上身的衣服没有了。

    我光着膀子,胸前背后,每一寸肌肤之上,都有诡异的黑色符文闪现。

    良久,符文才缓缓消失。

    陈玄阳瞪着我,脸色连连大变:“怎么……怎么可能?额前眉心,有神痕!魔神觉醒!他……怎么可能魔神觉醒了?他的封印,与天赐面具息息相关,面具凑不齐,根本不可能觉醒!”

&nbs

p;   九幽:“神痕!没错!这是神痕!他真的觉醒了!他真的觉醒了!可恶……我就说,天狐尊上不可能就这么离开的,她肯定有这底牌和阴谋。天狐尊上,那是诸天为棋盘,星罗密布,漫天仙神皆为棋子的人。她怎么可能不留后手就离开?可恶……可恶啊……我早知道她会有底牌的……逃!我们快逃……”

    逃?

    你们逃得掉吗?

    我眯着眼睛,望向九幽。

    就他逃的快。

    噗……

  

;  九幽直接爆炸了。

    然而,他的三魂七魄,却各自化成流光,一刹那间消失无踪。

    没死?

    呵呵……

    今天,九幽,上古尸神,陈玄阳,一个都别想活!

    我伸手朝着虚空中一抓。

    九幽的一魄,被我抓在手里。

    噗……

    再一次爆炸!

    我冷哼一声:“呼风!”

    陡然之间,周遭天地,狂风咆哮。

    那风吹得天昏地暗,吹的伸手不见五指!

    那风不只是吹人,更能吹毁人的灵魂。

    九幽剩下的三魂六魄,但凡沾染一点魔风的,尽皆惨叫连连。被吹的支离破碎。

    他凄厉惨叫喊着:“黄泉,不要杀我!我能带颜无双回须弥山,求阡陌尊上救她。”

    死吧!

    噗噗噗……

    一连几声爆炸,九幽魂飞魄散,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

p>    同样是神!

    我是魔神,他是邪神。

    他本就被九儿重伤,实力不在巅峰。但我临时觉醒,距离往日巅峰更是差上十万八千里,但是,此时此刻,我要杀他,简直易如反掌。

    就好像同样是仙,普通的散仙,与天上的仙尊仙帝相比,差十万八千里一样。

    我望向吓傻的陈玄阳,呵呵一笑,那笑声是我自己发出来的,但是音调诡异阴森的让我自己都觉得恐怖。

    陈玄阳惊慌失措,连忙大吼:“太子长琴,快……快拦住他!”

    那尊巨大的上古尸神,如同小山一般飞扑过来。

    我背负双手,一动不动,云淡风轻喊了一声:“唤雨!”

    天空之中,顿时出现一个女人的身影。

    那是雨师,她行云布雨,顿时之间,狂风过后,乌云压顶。那乌云不知道有多少里远,不知道有多厚,黑压压的仿佛从天上直接压倒了地面。

    天空之中,有雨滴落下。

    那雨滴,如同墨汁,乌黑明亮。

    陈玄阳疯狂的瞬移往前逃。

    一步百里!

    一步又百里!

    他慌不择路,从夜明岛逃到另一个小岛,再从另一个小岛疯狂前窜。

    然而,天地之中,尽皆乌云密布,那雨水并不大,淅淅沥沥,但是,只有一滴落在陈玄阳身上,他就拼命的惨叫起来。

    他疯狂的在地上打滚。

    他浑身冒着黑烟,在雨水之中,燃烧着熊熊的烈火。

    他的三魂七魄,被魔火煅烧,一点一点的煅烧。

    起先是皮肤,然后变成剥了皮的人肉,然后是肌肉,再然后烧的只剩下骨骼,那白骨竟然仍有活力,拼命的往前爬,然而森森白骨也被雨水淋湿,片刻之后,连魂魄,被烧的灰飞烟灭。

    见到这青年出来,大院内的很多住户,都是一阵惊讶。

    “晓欣都把他给叫来了?厉害厉害!”

    “我早就说了,晓欣是咱们院子里的大人物,认识的人肯定也是大人物。”

    “这是狂哥啊,据说手底下有三十多名小弟,还有很强大的背景。”

    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吴晓欣脸上,毫不掩饰的现出傲然。

    纪雪雨心中,则是开始担心起来。

    陆枫的战斗力她见过,确实很强大。

    但是,这青年可

是有背景的啊!

    陆枫再强大,就算强大到将这二十多名青年全部打倒,可后面的事情怎么处理?

    “我叫张狂,这片给我面子的,叫我一声狂哥。”青年晃了晃手中的钢管,看向陆枫说道。

    而陆枫就像是没有听到张狂的话一般,就怎么淡淡的看着张狂。

    “怎么,你没名字?”张狂冷笑一声,带着人走到了陆枫前面三米处。

    “你,没资格知道我的名字。”陆枫终于缓缓开口。

    一句话说出,所有人都是尽数呆愣。

    张狂的名字已经够狂了,而陆枫的话语,那比张狂还要狂三倍啊!

    “你特么装鸡毛逼呢,整死你!”一众小青年指着陆枫骂道。

    “小子,我给你个机会,现在跪下给我道歉!我能留你一条腿。”张狂面色阴沉如水。

    其他人都是戏谑的看向陆枫。

    狠话,谁都会说。

    你有惹事儿的本事,你特么有平事儿的能力吗?

    “废话真多。”

    陆枫微微皱眉,简洁的说了四个字,竟然迈步迎着张狂众人走去。

    “卧

槽,他特么说什么?”张狂摸了摸脑袋。

    “狂哥,他说你废话多。”身后一名小弟回道。

    所有人,都有点愣住。

    陆枫这是……要先动手的节奏?

    面对二十多个人,他也敢先动手不成?

    众人疑惑间,陆枫已经来到了张狂的面前,跟张狂对视了一眼。

    “你特么!”张狂张口就想骂。

    “砰!”

    只见陆枫毫不犹豫的伸出右拳,一记摆拳,狠狠摆在了张狂的脸颊之上。

    “噗!”

    张狂被陆枫这一记摆拳,直接砸的朝着一边摔倒而去。

    “卧槽!”

    周围众人,齐刷刷发出一声惊呼。

    这陆枫,是特么疯子吧?

    他竟然真的动手了?

    “卧槽,打狂哥?弄他!”

    “削他!”

    “揍死他!”

    

张狂带来的这些青年,当即反应了过来,指着陆枫破口大骂。

    随后,二十多名小流邙,宛若一群疯狗般,杀气腾腾的朝着陆枫一起冲了过来。

    看着这些人,陆枫心中忽然觉得,自己还是要跟王睿达多接触一下,借助一下王睿达的力量。

    如若不然的话,这些小虾米都会让自己不胜其烦,将会大大阻拦自己的计划实施。

    陆枫微微摇头,随后猛然身体前倾,动若脱兔一般,迎着二十多名青年打去。

    不退反进,半分不惧。

    单说陆枫此时所展现出来的胆气,都让大院那些男住户自愧不如。

    而接下来,他们更是被陆枫的强大实力,所深深震撼。

    一人闯进二十多个人的包围圈,这在现实生活中,估计那一人,不到三十秒就会被打个半死吧?

    毕竟,这又不是拍电视剧。

    然而,陆枫就在这现实世界中,给他们演绎了一场,拍电视剧一般的画面。

    只见陆枫只身侵入众人的包围圈,不但没有被瞬间打倒,还频繁出手攻击周围的人。

    给人一种,虎入羊群般的感觉。

    陆枫的速度之快,力量之强,仅仅是观看,都能感受到那种震撼。

 &nbs

p;  而这些亲身体会的小青年们,内心则是叫苦不迭。

    明明是自己先出的拳,结果还没等他们的拳头砸中陆枫,就被陆枫猛然一个侧踹,踹的身体瞬间失去平衡,一头摔倒在地。

    “砰!”

    陆枫不躲不避,一记直拳砸出,跟一个青年的拳头瞬间相撞。

    “啊!”

    那青年猛然瞪大眼睛,手掌之上传来剧痛,整个人更是暴退数步。

    而陆枫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手一记大耳光,哗的一声,将一名准备偷袭陆枫的青年,当场扇的懵逼不已,鼻孔更是瞬间飙出鲜血。

    陆枫这一巴掌过来,差点没给他打成脑震荡。

    不到一分钟,二十多名青年,竟然被陆枫干翻了一半还多。

    平均五秒时间,就会有一名青年被陆枫两拳砸倒。

    而更多的,则是被陆枫用耳光扇懵的。

    对付这种群体,陆枫真心觉得,这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

    一记耳光扇过去,就扇的他们脑袋嗡嗡作响。

    并且这次苏醒过后,陆枫能明显感觉到,经过几天的适应,自己的力量,变的更加强大了。

    在昨天去找毛光飞讨债,跟那些混子对战的时候,陆枫就发现了这种变化。

    陆枫想着,或许是这几天扛水泥,再次开发了体内的肌肉力量。

    “啪!”

    陆枫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出去,再次将一名青年扇的倒退好几步。

    动作随意,神色淡然,宛若在进行饭后散步一般。

    此时对面已经少了一半人,陆枫更是轻松无比。

    然而,陆枫这轻松随意云淡风轻的样子,却是将吴晓欣众人,彻底的震撼到了。

    这陆枫,还是人吗?

    他跟那些人打了两分钟,直接打翻了十几名青年。

    而那些青年,从头到尾,仅仅有两个人,拳头砸在了陆枫身上,还没有对陆枫造成半点影响。

    吴晓欣呆住了,张狂有些蒙圈,大院的那些住户满脸震惊。

    “嘶!陆枫竟然,竟然这么厉害?”

    “码的,幸亏我昨天没有作死,我还准备喊十来个人,晚上去打他呢。”

    “这也太强了吧,拍电视剧吗?”

    之前被陆枫打过的几名单身汉,均是瞪大眼睛议论着。

    原本还想着对付陆枫的念头,此时也是瞬间消散。

    惹不起。

    这样的陆枫,绝对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

p>    而纪雪雨,则是美眸泛出欣慰的神色,没有惊讶,也没有震惊。

    因为她知道,她也坚信,她的男人,就是这么的强大。

    都说虎落平阳被犬欺,而真正的猛虎,即便是落了平阳,也不是张狂这些存在能欺负的。

    “啪!砰!”

    一声沉闷震响,最后一名青年,也被陆枫单手解决。

    此时,陆枫双手背负站在原地,周围的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二十多名青年。

    他若想走,无人能拦。

    电梯一直下降到了地下深处,谁也不知道多少米的地方,才打了开来,出现在西条玄也面前的是一条深长幽静的甬道,略显昏暗的灯光将一切弄的十分的神秘。

    “走吧,”说了一声,矢志玄率先朝里面走了进去。

    西条玄也两只手全部笼在袖子里面,一边走一边小心观察着,通道两侧是一间间的大铁门,铁门上全是密码锁,铁门的后面静悄悄的,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或者是通往哪里去。

    终于在前行了两百米之后,甬道走到了尽头,一个比之前还有大上几分的大铁门出现在西条玄也的身前。只见矢志玄在按键上按了几个字。

    一个小铁板在矢志玄的眼前伸了起来,他伸出手在上面按了一下,扫过指纹和掌纹之后,铁门才轰然打开。

    西条玄也紧跟着矢志玄走了进去,出现在他眼前的竟然是一间武道室,看着里面的陈设布置,矢志玄应该是经常来这里的。

    矢志玄丝毫不在意的在西条面前脱光衣服,换上一身黑色的和服,从架子上拿下一把长刀之后,才转过身看着西条玄也,然而,只看了一眼,他整个人便愣在了那里。

    “西条君。你什么时候放弃了武道?”矢志玄的声音十分的苦涩,他看见西条玄也的整个左臂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机械臂,整个人的身体看起来也是充满了活力。

    “这是长老会的安排。”西条玄也的脸色没有丝毫的波动,他只是微微一顿就继续换起了衣服。

    “哼!”矢志玄狠狠的一刀斩在了一旁的架子上,坚木做成的架子一瞬间就毁成一堆。

    “你要小心了,矢志君!”西条玄也从地上捡起一把短刀,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的实力这些年并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因为做了改造强了很多,甚至生死相博的话,你不一定能活下来。”

    “还是老规矩吗?”矢志玄抬起头看着西条,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长刀前伸,目光森冷。

    “好!”西条玄也轻应一声,瞬间和矢志玄拉开了距离,短刀反握,脚步一下子变得轻盈了起来。

    下一刻只见两道清光骤然碰撞在了一起,刀光闪烁,招招往对方的要害上招呼,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

    仅仅是几个回合之后,血光便从西条玄也的肋部闪起,同样的被西条玄也左手一拳狠狠的砸在胸前的矢志玄嘴里也吐出了一口鲜血,然而两人只是微微一顿,便再次扑杀了上来。

    过了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才搀扶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个时候两个人身上的和服已经成了一堆碎片,浑身上下满是伤痕,鲜血淋漓,但是这个时候的矢志玄也是满足的哈哈大笑起来,而同样的西条玄也的嘴角也轻轻的翘了起来。

    稍微洗了一个澡,收拾一下,重新穿上衣服出来的两人身上已经看不出任何的伤痕。避过西条玄也的视线,矢志玄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重新回到了办公室,矢志玄打电话让手下的秘书将厨房做好的料理送了进来。

    摆摆手,让秘书下去,矢志玄对着西条玄也说道:“西条君,来尝一尝吧,这是我从本土特意让人带过来的清酒,这对你来说,或许是很平常,但在美国想要喝到醇正的清酒并不容易。”

    西条没有说话,只是对着矢志玄轻轻的点点头,表示感谢,目光便落在了酒杯上面,一贯的沉默。

    “请!”矢志玄举起手里的酒杯,对着西条玄也微微示意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看着西条杯里酒空空如也,矢志玄微微一笑,再度给对方倒上一杯,然后示意说道:“来,今天就当是怀念故土吧,今天晚上我在给你举办一个欢迎酒会,让你体验一下美式生活。”

    “不用了!”西条十分冷漠的说了一句,拿起筷子夹起一个寿司吃了起来。

    “好吧,随你!”矢志玄并没有强求,他只是说一句表达一下欢迎罢了,十几年了,这个老伙计的性格没有丝毫的改变。

    “还记得当年的那个狼崽子吗?”西条喝完一杯酒,突然抬起头直直的看着矢志玄。

    “狼崽子!”这个名字让矢志玄的脸色瞬间变的难堪了起来,他看着西条,深吸一口气,说道:“那个狼崽子怎么样了,不是已经有十几年没有他的消息了吗?”

    “那是以前。最近纽约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在东海岸发现了那只狼崽子的踪影,长老会这一次派我过来,就是要我在帮你处理完洛杉矶这边的事务之后,便赶往东海岸,搜寻那只狼崽子的下落。”西条玄也难得的一次性说这么多,他说完之后,矢志玄难堪的脸色也慢慢的平复下来。

    他冷笑一声说道:“本土那边还是觉得我们这边死的人不够,当年为了抓捕那只狼崽子,我们这些人死到最后只活下来我们两个人,犹嫌不够。我看如果不是我在洛杉矶还有职务,恐怕我也会被送到东海岸区送死。”

    西条看着矢志玄,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我来之前,长老会特别嘱咐,你丢掉的那只箱子,要抓紧时间找回来。”

    “什么!”矢志玄心头的怒火瞬间升了起来,那群老王八蛋究竟想做什么。

    深吸一口气,矢志玄努力平静心态问道:“那他们有没有说那只箱子里面究竟装的什么东西。”

    “没有。”西条玄也的脸色恢复了惯常的冷漠,再度便的惜字如金起来。

    “哼!”矢志玄冷哼一声,说道:“我猜到了,那些老混蛋,既想让我帮他们找到东西,又不想让我知道那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怕我把东西给贪掉吗?”

    西条没有说话,他伸手给自己再倒上一杯酒,拿起筷子十分平静的吃了饭菜了,不再理会矢志玄越来越难堪的脸色。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矢志玄深吸一口气,端起一杯清酒一干二净,这才起身过去接起了电话:“喂,什么事情……什么,八嘎!”

    不知道听到了什么,矢志玄狠狠的一把将话筒砸在了电话机上,只听啪的一声,电话机瞬间四分五裂。

    矢志玄抬头看了西条玄也一眼,他似乎对自己这边的动静充耳不闻,仍旧一脸平静自如的吃着饭菜。

    矢志玄重新在西条的对面坐下,沉默良久,他才开口说道:“你还记得当年你做的最后那起案子吗?”

    一提到这个,西条玄也的筷子忍不住微微一顿,他发觉自己的心情再也平静不下来,这才放下筷子抬起头看着矢志玄问道:“怎么了,有人追查到什么了吗?”

    “嗯!”矢志玄一脸凝重的点点头,说道:“你应该记得,当年的那个女人还留下了一个女儿,这个女儿现在成了洛杉矶警局重案组的警探,前一阵子不知道她从哪里得知了那件案子跟日清会有所关联,便托人找四海帮的人查找起了消息。在四海帮里面至今还有一些老人记得你,西条君,现在那个女人的女儿已经查到你了。”

    我:“真的随便问?”

    颜无双:“废话,赶紧说!”

    我抓了抓脑袋,尴尬了好半天,一咬牙,说:“其实吧,我……我没撸过。”

    颜无双一愣:“撒谎不作数哦?”

    我:“真的!我不骗你。小时候不懂,长大后三爷不让。”

    颜无双被逗的咯咯娇笑:“你三爷还能绑着你的手不成?”

    我:“他倒是没绑着我的手。不过他跟我说,我九月初九生日,八字纯阳,但命犯幽冥,身后百鬼随行,如果十八岁之前,泄了阳气,就会很麻烦。”

    颜无双:“真的?”

    我:“这么糗的事,我有骗你的必要?”

    颜无双激动的花枝乱颤,我能想象到电话那边,她一只脚踩在桌子上,掐着腰,仰天大笑的狂野女汉子模样。

    “哈哈哈……太好玩了。没想到老娘捡到宝了!咦,九月初九生日,这么说岂不是没几天你就生日了?”

    我觉得一股阴谋味隔着电话把我罩住,我紧张的问:“姐,你想干什么?”

    颜无双阴测测说:“嘿嘿,乖弟弟,迷信可不好。”

    我着急了:“哪迷信了?三爷说的,我是他养大的,他不会骗我。”

    颜无双:“看来姐姐要以身试法,亲自帮你破除迷信了。”

    我连忙挂了电话。麻蛋的,太刺激了!

    说句实话,山里出来之前,我也不太信三爷这番说辞。不过太清宫那一夜之后,再加上后来修行《岐术鬼经》,以及后面遇到这么的妖魔鬼怪,我信了。

    这也是我为什么昨天晚上梦中只是摸了摸江雨寒,而没有曰哭她的原因。

    如果不是怕三爷的话说中了,凭我这种不要脸的脾气,我觉得和江雨寒的关系,不说发展到滚床单了,至少也能摸两下,牵牵小手了。

    我多么希望颜无双明白,这玩笑不能乱开。

    不过美妞姐姐最后一句话,让我很激动啊。

    什么叫以身试法?什么叫亲自帮我破除迷信?

    我去,难道她要把我啪啪啪了?

    胡闹!实在太胡闹了!怎么能这样?我们之间是“纯洁”的姐弟关系,我们是一起抓过鬼婴,一起面对过生死的兄弟,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她怎么能啪啪我?

    这不是诚心想要毁掉我们之间友谊吗?

    不行!

    我不能让她这么做。我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她。

    所以……

    在她啪啪啪我之前,我一定要先把她啪啪啪了!

    我掰着手指头算,今天九月初三,满打满算还有一个星期,我就满十八岁了。这一个星期,我要躲着点美妞姐姐,一个星期后,她要是敢撩拨我,我一定要让她怀疑人生。

    我靠在沙发上,思考着用那种姿势教训颜无双。

    可就在这时候,屋子里忽然间刮起一阵怪风,刹那之间,温度都降低了几度。

    我猛地转身,四下张望,仔细打量着客厅,没有鬼气。

    开了阴阳眼,仍然没有看到鬼怪。

    可是不对!

    我眯着眼睛,盯着沙发后面的地板,距离我只有一尺多远,那地方,有一双水渍脚印!

    清晰无比的水渍脚印!

    我敢肯定,就在我刚才和颜无双打电话的时候,背后,近在咫尺,站着一只鬼,说不定它还俯下身子,趴到我头上直勾勾的打量了半响。

    双胞胎姐妹!

    我心里一惊,这只鬼不在客厅,肯定是去找双胞胎姐妹的麻烦了。

    我从沙发上跳下来,二话不说,朝着卧室冲去。

    还好,两姐妹趴在床上,睡的香甜。

    我仔细环顾四周,仍然没有发现诡异的地方。

    怎么回事?

    难道我多疑了?

    胡扯!客厅沙发旁边,那双水渍脚印,清晰无比。分明就是赤着脚丫子踩在上面留下的。绝对有鬼怪现身了。

    我推了推江雨寒的屁股,这妞把我的手推开,不耐烦的呓语一声:“干嘛?别动我……”

    我又推了推江雨萌,这妞更直接,压根没醒,一只光洁白嫩的脚丫伸过来,搭在我腿上。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睡觉?

    我抡圆了巴掌,再次朝着她们屁股上拍去。

    啪啪……

    江雨萌惊叫一声爬起来,跪在床上,瞅见是我,揉着小屁股,楚楚可怜:“黄泉哥哥,你干嘛又打我?”

    江雨寒瞪着我,一脸无语:“黄泉,当我求你了行不行?让我睡会儿吧,我都困死了。等我睡饱了,再陪你闹好不好?”

    我一脸严肃:“都别睡了,手伸出来,我在你们手心画个符。”

    江雨萌一惊,靠过来,拽着我的胳膊,东张西望,小声问:“又有鬼来了?”

    我点头,咬破中指,在两个姑娘手心各画一个“幽冥五狱炼魂符”。

    江雨寒皱着眉头:“大白天的,这个鬼都敢出来?”

    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房间里没太阳,按理说鬼怪出来也无所谓。不过终究是大白天,外面阳气足,这只鬼仍然能现身,说明肯定很厉害。

    至少,比昨天晚上的吊死鬼以及色鬼厉害。

    “我帮你们把阴阳眼打开,都小心点,跟在我身后,咱们把房子里好好检查一遍。”

    俩姑娘拉着手,战战兢兢跟在我后面。

    这套房子不大,我们转了好几圈,把每一个房间,

上一篇:【图】少妇白洁第二在线阅读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灰色私募”是什么意思?横盘调整是什么意思?股票反抽是什么意思?三星电子预计今年第一季度营业利润将达到372亿元,同比增长2.7%。量化产品是什么意思?量化产品有什么特点?飞天茅台 如何辨别茅台飞天53度酒?Realm realm与area的区别爱普泰克 大华录像机质量差,售后垃圾,尤其是沈阳的,我靠乱收费,假公济私,打掉他,去找谁说理呀苏宁易购 苏宁易购和苏宁电器的关系?生产力 生产关系 生产力与生产关系?银价查询 今日白银价格多少钱一克 今日银价查询东土科技 东土科技商誉减值前数额与今数额,请问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