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子时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www.dingketo.cn

导读:青石门中,郭长平望了一眼渐渐安静下来的张坤,心头一松,然后看向郭长生轻叹口气:“晕过去了。”郭长生感受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便和郭长平两人轻轻放开压着的双手,后退...

【图】子时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青石门中,郭长平望了一眼渐渐安静下来的张坤,心头一松,然后看向郭长生轻叹口气:“晕过去了。”

    郭长生感受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便和郭长平两人轻轻放开压着的双手,后退两步。

    郭长生望着坑中的张坤轻叹一口气,不过陡然,其眉头微皱,呆呆的望着张坤的脸。

    柔和的一咧轻笑,安静的沉睡,仿佛婴儿。

    这家伙,晕过去居然还能笑的如此开心?

    郭长生心中莫名闪过一丝疑惑,但是也仅仅只是一丝,可是他却抓不住分毫,他总感觉好像哪里有种不对劲的样子。

    双目盯着张坤上上下下,仔细的看了很久,最终郭长生只能暗叹一声便放弃了。

&nb

sp;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始终站在药浴坑旁双眼盯着张坤,很快便过去了两个小时,漆黑的药浴开始慢慢变成带点灰灰之色。

    郭长生眉头微皱,郭长平也满脸严肃,两人相视一眼,郭长平低声道:“不对啊,这才两个小时,可是药效好像快要完了。”

    药汁变成灰色,就表明青石药浴的药效快要消耗完毕。

    可正是因为如此,两人才很不解,因为以往青石药浴的药效一般要四五个小时才会完全融入浸泡者身体,可是现在才过去两小时。

    “药水出问题了?”郭长平低声问道。

    不过对此郭长生却肯定的摇了摇头:“药水不会出问题,我亲自配制熬成,中间没有出任何意外,不可能错的。”

    不过说是这么说,但是郭长生望着渐渐变成灰色的药浴,心里的疑惑却更甚。

    他隐隐感觉到好像确实哪里出了问题,但就是想不出来问题出在何处。

    过了一会,郭长生摇了摇头,然后道:“不管了,既然药浴变成灰色了,先把张坤弄出来吧。”

    “好!”郭长平点了点头,然后轻身走上前去,就要伸手将张坤拉出来,不过就在这时,身后的郭长生突然脸色一变

,猛的大叫:“老二,小心!”

    郭长平先是一愣,不过随即身子猛的后窜,只见坑中昏迷的张坤陡然动了起来,双脚在坑底用力一蹬,整个身子突然腾空而起,跃出水面,一个后空翻落在坑边空地。

    张坤光着身子,仅着内裤,静静的站在那里,双眼微闭,浑身灰色药液缓缓流下。

    惊见异常,郭长生和郭长平两人对视一眼,眼神都闪过丝丝惊讶。

    以往两人都没遇上过类似的情况,晕迷的人居然还会自己跳出药浴?

    过了一会,还是郭长生上前两步,轻声开口:“张坤?张师侄?”

    随着郭长生的声音,静静站在那里的张坤慢慢睁开双眼,眼神中一片平静。

    看到张坤睁开眼来,郭长生眼神略微闪烁,正要开口,可是此时张坤却缓缓吐出一口气来,轻轻张口吐出三个字来。

    “好舒服!”

    听到这,郭长生和郭长平对视一眼,满脸骇然。

    …………………………………………

    ps:更新的有点晚了,抱歉,依旧是两更。最后求月票,这个月月票有点不给力啊。

    好吧,求大家月票给力,司徒也尽量更新给力,如何?

    这样吧,求点刺激,更新换月票吧,每二十张月票加更

一章,司徒也找点压力,拜托大家了。

    !!

    张大道的脸看上去非常的臭,他的心情可不太好。⊙。⊙虽然昨天损失的手机张盛言说一会儿会有人送来,可被人拿假枪忽悠了张大道可不像看上去的这么不在乎,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正常人手里吃这么大的亏呢在七院的时候,他也没少上当,可毕竟那是在精神病人手上吃亏,撑死了是阶级内部矛盾,这被普通人忽悠了张大道的感觉可不太好。

    叶大饼这个时候跟过来,张大道觉得他是想分一杯羹,正想着弄到宝藏好好安慰下自己受伤心灵的张大道如何会同意见叶大饼在发愣,跟着就道:“张盛言,杨锐你们两个可给我弄明白咯,藏宝图可是贫道的这次的事儿贫道至少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想绕过我就加人进来,你们经过贫道同意了嘛”

    张大道一火起来,也顾不得叶大饼是自己的vip客户了。反正现在他也不差这点钱,叶大饼想找他帮忙,他还得考虑下事情有没有挑战性呢

    张大道话一出口,张盛言和杨锐都愣了愣,跟着杨锐才道:“什么啊他就是来看看热闹,不搀和分东西要不然你觉得我会同意他加入”

    张盛言也道:“时间紧任务重,杨锐这家伙偏要年前出发,要是你们愿意等我倒是无所谓的。让小叶回京城就是了,可要年前出发,有些装备我没时间弄。他大伯是金陵军区军需处的。很多东西他出面比较方便”

    张大道“哼”了一声,不屑道:“发挥主观能动性知道不弄不到的东西就用替代品啊何况有贫道在。要这么多的装备干嘛那些都是外物知道不自身的修持才是根本”

   &nb

sp;“你说的轻巧,昨天也没见去上去和刀枪硬拼啊”张盛言对张大道的花言巧语完全不感冒。什么自身的修持才是主要的,昨天张大道比他还要怂好不好那副狗腿的样子他差点都以为张大道和那些黑衣人是一伙的。

    叶大饼也连忙表态:“大师你放心,有宝藏我也不和你们抢绝对就是看看热闹,我和您实话说了,我家里给我安排相亲呢你知道的。我心里就珊珊一个人。这次就是跟着你们躲个清净。只要让我去,我能弄两个特种兵来给咱们当保镖”

    杨锐在边上偷笑道:“得,又是一个和我一样的,大饼你说的那个珊珊是谁啊说来看看,哥哥要是认识说不定能帮你一把”

    张盛言笑道:“你要帮忙在简单不过了,你让他揍你一顿就成是武林王二他亲妹妹,你表弟的死对头”

    “我去,那个女汉子那算我没说。”杨锐立马怂了,似乎叶大饼看上的那个妹子也不是省油的等。

    张大道听见叶大饼表示自己不分东西也就没什么意见了。只是白二傻子凑了过来,小声在他耳边道:“大师,这是不是就是他们说的贵圈真乱啊”

    众人闹了一阵子,张盛言才咳嗽了两声打开了箱子。拿出那个本子来开口道:“你们看这儿,还有这儿你那个图上的密码就是这几个字。昨天晚上我就让人对比好了,今天带来就是给你们看看免得你们不信”张盛言对张大道的个性挺了解的,知道不带着东西来到时候找不到宝藏张大道肯定怀疑他作鬼。

    杨锐对这些东西没兴趣,直接道:“行了,废话别多说,直接说在哪儿就成”

    “成都~”张盛言吐了两个字。跟着道:“这地方在青城山附

近,算是青城山的深处。这名字多亏了我图书馆的李馆长,他是蜀人,这图上的名字是当地的称呼现在地图上都查不到的他连夜翻了好多文献才在清朝的一本氏族志里找到的。我让人对比过卫星地图,地形一致。”

    张盛言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张折叠着的纸,打开道:“这是卫星地图,就是这地方”

    杨锐点了点头,道:“成都啊我家在哪儿有家酒店接待问题我能解决。机票定了嘛”杨锐最是着急,直接就准备走。

    白二傻子这时候也点头道:“那走吧川菜我可喜欢吃了”这家伙也是一脸迫不及待的样子对于白二傻子而言,其他的东西不重要能吃好的才是主要的。

    叶大饼点了点头道:“我这就联系我大伯,盛言哥你要什么我让人送来”

    张盛言一摆手,道:“不急,我早上起来就通知那边的朋友了我们要去的地方是深山,装备要准备好不说还有向导也要找好。我那边的朋友已经去联系人了,你们知道快过年了,愿意出钱也不是人人都愿意接活的。何况我们要去的地方偏僻的很,要找的熟悉地形的向导不容易。”

    张大道点了点头,道:“嗯,老张你办事还是很周全的嘛是要找向导,虽然贫道精通寻龙点穴之术,咱们不至于迷路,可是当地的环境这么样还是得有人领着才行唉,可惜贫道有个老伙计都失风进去了,要不然咱们还能顺便看看有没有古墓呢蜀中当年少数民族也不少,说不好我们去的地方就有啥土司、蛮王的墓。”

    “蛮王我还剑圣呢你想什么呢还准备挖出个三星堆来是不是”张盛言作为一个文化人,最见不到这种破坏性的盗墓行为。

    倒是叶大饼

一下子好奇了,开口问道:“大师你还会倒斗啊”杨锐也是同样一脸的好奇,这两个大少爷法律意识比较淡薄,听见了刺激的事儿才不管他会不会犯法

    “那必须的啊”张大道一下得意了,“当年在西夏故地,可是有个西夏王族的墓差点被我们掏了,就是没想到前头还有个捷足先登的,要不是贫道神机妙算看出不对来,说不好就被抓了”

    “等等你是说半年前的西夏隐王墓我去,这里头还有你的事儿对了,上次我在武林遇见你的时候和你一起的那几个家伙我说瞧着一股子土腥味呢”张盛言完全震惊了,作为一个古董界的大人物这种事儿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后面半句也是他装笔,龙哥那伙人入行就挖过一个墓,有个屁的土腥味未完待续。

    “万大人,我家兔兔只是想念我,所以才会闯入进来,即便是这样,我们也没有想要离开。”

    万志刚当然知道对方的意思,不光马车能够造成这样大的威力,对方的武功也不敢小看,说一句实在话,她要离开这样,易如反掌。

    “你让我们配合调查醉仙楼一案,我们配合了,也按照你的吩咐进了牢房,等待你的召唤,但是我这个人比较护短,如果你的人对他们有所不敬,就别怪我下狠手!”

    声音不大,却铿锵有力。

    如同鼓声,一个字一个字的敲进每个人的心房,特别是方晔等人,心里更是激动不已。

    哪家的下人不是为主子遮风挡雨的,哪家的仆人不是为主子出生入死的,可这个女子不一样,事事都站在他们的前面,说起来有些丢脸,更多的是因为他们有这样的主子而感到高兴。

>

    “反了反了!”

    万志刚哪里受得了这样的窝囊气,这间牢狱可是花了不少的钱建造的,虽然他在其中拿了不少的好处,但是必定是皇上钦点的工程。

    如今发生这件事,皇上定会调查,如果让他知道一辆马车就能随随便便闯入,定会龙颜大怒,到时候会就牵扯出他贪污舞弊的事情,这件事绝对要隐瞒下去。

    “你居然敢威胁朝廷命官!来人!将所有逃狱的罪犯全部拿下,反抗者杀无赦!”万志刚只能杀人灭口,直接下达命令。

    捕快纷纷抽出自己的佩刀,快速上前围了上去。

    方晔五人下意识将夜浅护在身后,警惕地看着众人,很快两帮人就扭打成一团。

    “你以为杀了我们,就没有人知道你克扣工程款项的事情?”

    夜浅站在五人身后紧紧地盯着万志刚,左眼散发着一丝紫光,冷漠的声音如同穿肠毒药在他的耳边响起,声音有些软糯,但是却一点温度都没有,让人毛骨悚然。

    万志刚心里不由得一颤,这件事他做得极其隐秘,没有假手于人,就连夫人和老丈人都不知道这事,为何对方会知道?!

    夜浅看着对方恼羞成怒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一脚踹开攻击过来的捕快,顿时对方撞飞了出去,一步步地朝着万志刚的方向走了过去。

    “杀!都给我杀了!”

   &nbs

p;“谁敢动她!”

    一袭黑色从监牢外快速走了进来,身材修长挺拔,气势雄浑,霸气十足,深邃的双眸透着一股难以抑制的怒气,风华绝代,浑身上下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万志刚心里不由得一惊,云相怎么来了?

    他赶紧上前双手作揖,微微鞠躬道:“下官不知云相来此,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夜邪直接绕过他的身子走到监牢之中,看见小女人被一群臭男人围攻,心里怒火蹭蹭往上冒。

    他一直将她呵护在手心里,害怕她会磕着碰着,自己都不敢打骂一下,居然敢有人对她下狠手!

    万志刚见对方没有反应,一抬头就看见对方走向牢房中的奇丑女子,看他心疼的样子,不由得皱皱眉头,不是说云相好男色么?这是怎么回事?

    “简单来说,就是我咬断了她的连接!”面对刘若明的询问和白衣少年的称赞,黑子表现的很低调沉稳:“详细情况,咱们待会儿再说……我说,咱们是不是该乘胜追击?”

    “虽然还谈不上胜利……但是,的确得乘这个机会给她……来一下!”白衣少年口里一边说着,手中已然动作起来,只见他此时松开了一直握着刘若明的手,两个手往身前空气中一捋,那柄长剑随即凭空现出,只是不见了之前的金光,复归于不起眼的黑沉沉、乌涂涂的颜色。

    就在长剑刚一显形,甚至剑柄还未完全显现的时候,白衣少年便将长剑往空中一掷,口中迅速而清脆地喝道:“住!”

    伴着少年的语声,凌空飞起的长剑好像一只伶俐的大鸟,在空中一个急停,仿佛在瞄准地面上的猎物,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地下扑了过去!

    地上的钟阿樱,现在还沉浸在根脉突然被斩断倒毙的残酷现实中不能自拔,猛然听得空中凌厉的破空之声往她头顶处灌下,不由的心惊肉跳,抬头看了一眼,就见那长剑马上就到眼前,慌的她也顾不得仔细判断长剑方向,自己只胡乱往旁侧跳开,一不留神,脚底还被那些横七竖八倒下的根脉绊了一跤,差点摔个狗啃屎,颇为狼狈。

    “噗……锵……”

    说时迟,那时快,长剑嗖的钉进了地上最粗的那根根脉之上,差不多有一多半的剑身深深没入根脉之中,露出的部分,因为余势未消,兀自带着属于金属的嗡鸣,微微颤动着。

    钟阿樱稳住了身子,回头一看,长剑插入的位置,和她刚才站立的地方,差了大约有五步之远,即使她刚才站着不动,长剑也不会损她分毫。钟阿樱见状不由讥笑道:“就这准头,你们还想跟我斗?”

    明明她刚才还害怕的差点摔倒,结果现在转头就笑话别人,黑子很是不屑钟阿樱这种行为,愤愤道:“就这准头,也吓得你跌一跤呢!再来一下,我就不信你还能站着说出话来!”

    黑子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立马被钟阿樱盯上。她怒气冲冲地对着黑子一伸指头,喝道:“死耗子胆子不小!竟然敢在我的根上动土,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说着,钟阿樱袖子一撸,双手一张,显然是又想放出那些藤蔓出来,抓过黑子绞成肉泥!

    黑子本能的往刘若明脖子后面一躲。

    谁知,意料之中的藤蔓并未出现。

    钟阿樱一呆。这显然是在她的意料之外的。

 &

nbsp;  黑子从刘若明脖子后面探出头来,看见钟阿樱一脸意外的模样,不由很是幸灾乐祸的笑道:“话说的那么狠,我当您有什么厉害招数呢,合着就只是嘴炮?”

    钟阿樱脸一拉,也不再打量她自己的双手了,有些不管不顾的,迈大步就要走到刘若明跟前,看她那表情,似乎是要一把抓住黑子,放在嘴里嚼烂吃掉似的!

    看见钟阿樱走过来,刘若明本能的双手结印,想要给那阴恻恻的小姑娘来个了断,谁知,手刚抬起来,却又被身旁的白衣少年一把按下。

    “你的气息刚刚开始理顺,这个时候不适宜做剧烈的真气调动。”白衣少年微笑道。他那个样子好像根本不知道钟阿樱正在从朝他们这边走过来一样。

    刘若明不由冲对面钟阿樱的方向摆一下头,道:“可是,她……”

    “她现在根本不是问题……”白衣少年打断了刘若明,头微微一歪,笑道:“我赌她十步之内必然摔倒。”

    刘若明嗤之以鼻,刚要问那少年谁给他的信心,却听耳侧“哎呀”一声娇嗔,抬眼望去,果然见那钟阿樱扑倒在了地上,看她那样子,就好像是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裙子,结结实实的摔成了个大字,印在泥土断枝的一片狼藉之中。

    “糟蹋了阿樱的身体……”黑子看着眼前扑倒在地的钟阿樱,不由恨恨道。它始终不能接受不能原谅这个神秘人侵占了阿樱的身体的这个事实。

    刘若明没心思欣赏钟阿樱的狼狈相。他转头看着白衣少年,问道:“似乎,一切都在你的预料之中?”

   &nbs

p;“一切谈不上,”白衣少年笑嘻嘻道:“就眼前的状况来说,我还是有些把握的。”

    “求明示。”刘若明一拱手。

    对于看起来比自己年龄要大许多的刘若明的相请施礼,白衣少年老实不客气的受了,大大咧咧的笑道:“你想知道哪一点?”

    刘若明看了一眼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但是总也爬不起来的钟阿樱,遂往她那边一指,道:“这个钟阿樱,现在为何会如此狼狈?”

    “哦,这个啊,”白衣少年也瞥了钟阿樱一眼,随意道:“我用长剑钉住了她的主根……这就好比她刚才用根脉勒住你的气脉一样……主根被我的长剑控制住,她的真气,需要由根脉运送至她周身的真气,此时难以为继,当然她就无法发出任何的攻击了……甚至,”白衣少年笑道:“连正常的走路都没办法利利索索的了……谁叫他用了别人的身体呢……”

    “主根?”刘若明不由暗自赞叹白衣少年的眼光锐利,但嘴里还是继续问道:“你是怎样分辨出,哪一根根脉是她的主根的?”

    “这个嘛,我还真没这个本事,”白衣少年也不贪功,笑眯眯的一指刘若明的肩头,道:“这应该是黑子的功劳……如果不是它,我也没办法发现钟阿樱的主根藏在哪里……”

    听了白衣少年的话,刘若明这才猛然想起一个关键之处。钟阿樱功力术法的表现,前后差别如此之大,从之前的为所欲为,到现在的狼狈不堪,简直是云泥之别。但是发生这个转变的转折点,刘若明这才意识到,正是黑子声称断掉钟阿樱的“连接”之时!

    正是因为黑子断掉了钟阿樱的“连接”,刘若明才九死一生,没有同白衣少年落得两败俱伤的地步;也是因为黑子断掉了所谓的“连接”,钟阿樱当成是终极大招的根脉,刚被召唤出来就被撂倒在了地上,成了没用的烂木头。

    一切的一切的关键,就是这个“连接”!

    难道,这个“连接”就是钟阿樱的主根?

    如果换做是别人成为这家公司的所有者,看到这块肥肉的所有人,早就已经忍不住扑了上来,然后打着投资的名义,试图从这块肥肉上分一杯羹。

    可他的所有者偏偏是一名超级英雄,而且并不怎么缺钱,同时还有斯塔克工业作为后盾,想要插手很难。

    而且就算是斯塔克工业,托尼虽然没有说,佩珀却是主动找上门来,希望能够拿到凌霄公司的一些股份。

    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对于佩珀提出的合作,凌霄并没有拒绝,只不过合作的条件是他提出来的,也不用斯塔克掏钱,四维科技公司同斯塔克工业进行股权置换。

    斯塔克工业以公司5%的股份,置换四维科技公司20%的股份。要知道,斯塔克工业的市值可是达到了数百亿美元,按照这样的股份置换,四维科技公司的市值,也等同于近百亿。

    当然,这些不过都是纸面上的财富,四维科技公司在和斯塔克工业进行置换之前,华尔街给出的估值也不过是二十亿美元,之所以以这样的方式进行股份置换,更多的是看着凌霄和托尔,还有沙格维教授知识的份上。

    四维科技公司虽然看上去极有发展潜力,但它真正的价值,还在于它背后所站着的超级英雄,这才是它真正为别人所关注的地方,真是因为有超级英雄的存在,四维科技公司的未来才真的无可限量。

    来到纽约,凌霄经常待在自己的公司办公室内不出去,联邦调查局的人依旧在他的附近进行监视,只不过经过了之前的事件,他们所监视的重点,已经从凌霄的身上转移到了他身边四周所有试图接近他的人身上。

    监视的目的从监视他,慢慢的转移到了对他进行保护上面,凌霄忍不住微微的笑了笑。

    说实话,对于这些特工,凌霄仅凭手上的幻术就能够将他们玩儿的团团转,但是联邦调查局毕竟不同于神盾局,他们的实力要差上太多,凌霄没必要像对神盾局那样的小心翼翼,有的时候发点脾气反倒是好事。

    就如同现在,没有人知道凌霄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暗中出现在了曼哈顿地狱厨房的一家私人侦探所。

    “我说杰西卡,你就不能把自己这里收拾得干净一点吗?”凌霄看着这被打破的房门玻璃,还有这小侦探事务所里到处乱放的东西,已经有些发霉的味道,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是一家有些破旧的老楼里2室1厅的房子,主卧是杰西卡的卧室,客厅用来会客,客房是杰西卡的书房,那点发霉的味道是从厨房里面传来的,这个不会做饭的姑娘应该是有什么东西放的时间过长了。

    “我找你来不是为了说这些有的没有的,你让我调查的事情已经有了线索。”杰西卡没好气的白了凌霄一眼,然后直接在办公桌后面坐了下来,从里面掏出一份资料递了过来。

    凌霄接过资料之后,并没有直接打开,而是顺口问道:“你最近在忙些什么,看起来收入不大如意啊?”

    “也没什么,我之前接了霍加斯律所的几个活,本来还不错,但因为我做事的手段有点过分,霍加斯律师不大愿意找我了!”杰西卡面对凌霄,倒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她直接说道:“我今天上午刚去找了她一趟,她又扔给我一个活儿,是帮一个工作受伤的脱衣舞女告她老板的事情,我负责递送传票。”

    “霍加斯律师?”凌霄听到这个名字忍不住微微一愣,有些不是很确定的问道:“洁瑞·霍加斯律师?”

    “对,就是她!”杰西卡有些诧异的看着凌霄,说道:“怎么,你也认识她?”

    “嗯!”凌霄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霍加斯律所负责斯塔克工业对外的各种民事诉讼,我之前有一些事情也是拜托她处理的,而且过两天,我的新公司应该会和她的律所达成合作协议。”

    “哦!怪不得那么财大气粗呢,原来是接着斯塔克工业的生意,真是不简单啊!”杰西卡微微嗤笑一声,然后才接着说道:“你知道她让我做的这个活儿,她现在给那个脱衣舞女做的这个诉讼目的是什么吗?”

    凌霄摇了摇头,他给霍加斯律所的内部事务并不熟悉,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对霍加斯律师本人的认定,那绝对是个厉害角色,就连一般的联邦调查局特工,在她面前也要忌惮三分。

    杰西卡忍不住冷笑一声,说道:“有别人对脱衣舞女老板手上的几份产业感兴趣,然后才设下这么一个局。”

    凌霄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件事怕是没有说起来这么简单,他看着杰西卡,告诫道:“这件事你不要往深里调查,她让你负责递送传票,你做好这件事就行了,不要牵扯得过深,毕竟我们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我知道,我心里有数,往深里的东西,我不会更多去探究的。”杰西卡很明了的点了点头,然后才接着说道:“其实我之所以会和霍加斯律所扯上关系,主要是你让我调查的那个人之前就是在霍加斯律所工作的。”

    “那倒是!”凌霄笑了笑,说道:“我几个月前在纽约的时候,正好碰到那个人跟霍加斯律师辞职,看来两个人之间应该是发生了什么矛盾?”

    “性格不合吧!”杰西卡伸出食指,点了点桌上的文件,然后才接着说道:“你让我查的这个人,不仅正义感超强,而且还是一个超级英雄,一个被称为夜魔侠的超级英雄。”

    没错,凌霄让杰西卡负责调查的正是在地狱厨房这一带鼎鼎有名的夜魔侠马修·默多克。

    上一次在洛杉矶的时候,手合会就已经对凌霄发动过一次试探性的袭击,虽然说负责出手的那个人已经死了,但是凌霄还是调查到了手合会的身上,他自己从来不是什么以德报怨的好人,手合会既然敢对他出手,自然需要面对凌霄随时可能会到来的报复!

    手合会并不知道,凌霄已经查到了他们身上,而凌霄也没有贸然动手,手合会的事里藏得很深,很多人根本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即便是在神盾局已经曝光的资料里面,对于他们的记录也相当的少。

    说实话,即便是现在还没有调查清楚,凌霄对手合会五位头脑的实力,也有大体的猜测,这些人的实力应该会进入先天境,但是距离金丹境应该还有很长一段的距离。

    提起手会,就不能不提起另外一个地方,昆仑!位于漫威宇宙当中的昆仑!

    手合会的五位首脑,原本就是来自于这个世界的昆仑,但因为某件事情,被昆仑所驱逐,然而这五个人的存在,却鲜少有人知道。

    即便是以日本忍者长老团,他们也只一直都以为,手合会是有上忍村上信,为摆脱组织的控制,而独立建立的组织,根本不知道村上信其实不过是那五个人摆出来的傀儡而已。

    要知道,那五个人已经有几百岁的年纪了,而村上信到如今,也不过四五十岁而已。

    凌霄对这个世界的昆仑,了解的更多是一些世俗方面的信息,对于神秘侧的情报了解极少,这五个人虽然被昆仑驱逐出来,但能够活着从昆仑走出来,也说明他们是有一些本事的。

    在凌霄所知的神话史上,昆仑弟子从不以自己的修为出名,他们最让世人所记住的,是自己手上层出不穷的法宝,以及对自家弟子极为护短的心态和做法。

    那五个人既然是从昆仑出来的,手上难免会有一些从昆仑带出来的东西,毕竟这些年他们心心念念的就是重返昆仑,没有一点儿底牌可不敢这么想,料敌从宽,凌霄自然要多做一些准备,而且,他的目光也不仅于此!

    不难想象,待龙氏集团回来以后,这江南市将会是多么的热闹。

    蒋家作为江南商会的成员,待龙氏集团归来,自然是如虎添翼。

    而柳家唐家这些,恐怕到时候不会有什么好待遇啊!

    “你看,陆枫那几人的脸色,已经变了。”蒋文凯呵呵一笑,对着陆枫几人这边扬了扬下巴。

    “哼!现在知道怕了,晚了!”

    “枫雨地产敢把手伸到江南市,江南商会就敢打断他们的手!”

    “至于陆枫,即使认识这么多朋友,自己不还是个垃圾?”

    “江南商会一旦跟枫雨地产对起来,陆枫这个废物,绝对是第一个被整死的炮灰。”魏明飞冷哼一声,也是无尽畅快。

    之前被陆枫吓到的那种紧张,此时也是荡然无存。

    有蒋家这层关系在,江南商会自然也会对魏家多多照顾的。

    ……

    酒会继续进行。

    于彦斌说的不错,今天果然给众人准备了很多项目表演。

    有音乐,有歌舞,还有专业的钢琴弹奏。

    众人均是无比开心,而听过陆枫弹奏钢琴的纪雪雨,则是

上一篇:【荐】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广东股份2019年净利润为1013.11万,同比下降9.42%,毛利下降。欢瑞世纪 欢瑞世纪在哪个城市?马尔代夫首都 首都是马累的国家是哪里浦东新区 浦东和浦东新区有什么区别白鹿温泉 石家庄白鹿温泉怎么样?美联储加息意味着什么 美联储加息对中国意味着什么?中天能源 中天能源股票今天每股多少人民币工商信息 现在免费差工商信息的网站有哪些新潮能源 新潮能源股票到底怎么了死不死活不活?中国人民银行征求意见法修订草案。阳光行动 青协是什么?中国银河 中国银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怎么样?